古玩精品

清乾隆御制洋彩江山一统八卦玲珑旋转笔筒

古人所用之物,皆附以美好寓意,清宫帝王之物更是言必有意,意必吉祥。此“清乾隆 御制洋彩 ‘江山一统’八卦玲珑旋转笔筒”便是如此。其为直筒型,制作工艺精巧绝伦,口、足边出,环壁形足。内施松石绿釉。筒身以天蓝色地绘蓝彩卷草纹成锦地,筒身上壁可旋转,绘以洋彩五色凤、凰二禽,并遍布祥云纹。腹部中央为上下两周小长方形开光,饰“万字不到头”以喻万寿无疆,并于描金开光内以墨彩书八卦卦象。筒身下半部绘龙马负图、灵

  • 尺寸: 直径10.4cm;高12.1cm
  • 创作年代: 大清乾隆年制
  • 估价: RMB 2,200.00-3,200.00万
  • 成交价: RMB 48,30.00万
  • 拍卖时间: 2018-12-12
  • 拍卖公司: 北京保利国际拍卖有限公司

清乾隆御制洋彩江山一统八卦玲珑旋转笔筒

古人所用之物,皆附以美好寓意,清宫帝王之物更是言必有意,意必吉祥。此“清乾隆 御制洋彩 ‘江山一统’八卦玲珑旋转笔筒”便是如此。其为直筒型,制作工艺精巧绝伦,口、足边出,环壁形足。内施松石绿釉。筒身以天蓝色地绘蓝彩卷草纹成锦地,筒身上壁可旋转,绘以洋彩五色凤、凰二禽,并遍布祥云纹。腹部中央为上下两周小长方形开光,饰“万字不到头”以喻万寿无疆,并于描金开光内以墨彩书八卦卦象。筒身下半部绘龙马负图、灵龟两只、及六岳山石及海浪灵芝。外口、足边饰红彩描金纹饰。底施松石绿釉,落青花篆书“大清乾隆年制”款。

此件笔筒转心之处饰以太极八卦纹样,上下交泰以示天地,整器纹饰正如《礼纬含文嘉》中所述:“伏羲德合天下,天应以鸟兽文章,地应以河图洛书,乃则之以作《易》。”其上以粉彩描绘龙马负图、神龟载书,即为河图洛书,系中华传统文化源头的图腾纹饰。汉代孔安国《尚书?顾命》有传:“伏羲王天下,龙马出河,遂则其以画八卦,谓之河图。”即为伏羲氏“作八卦,以通神明之德,以类万物之情”。

以目前所见,转心笔筒实或可分为两类,一类即为故宫博物院清宫旧藏的“清乾隆粉彩天蓝地轧道云鹤干支笔筒”与台北故宫博物院所藏的“瓷胎洋彩万年甲子笔筒一对”,前者为白釉底青花款,后者为松石绿底矾红款。而本品款识则与前者如出一辙,应为同一人书写。乾隆八年《各作成做活计清档》中记载唐英奉旨烧造的“万年甲子笔筒”即为此类。见唐英奏折:(乾隆八年)十二月初一日:呈《恭进万年甲子笔筒折》内务府员外郎管理九江关务奴才唐英谨奏:为奏闻事。窃奴才于十月内在窑厂办理瓷务,因是时工匠尚皆齐集,复敬谨造得万年甲子笔筒一对,工匠人等以开春正当甲子万年之始,悉皆欢腾踊跃。更逢天气晴和,坯胎、窑火、设色、书、画各皆顺遂,不日告成。奴才即于十一月初二日回关办事,今专差奴才家人赍捧笔筒恭进,伏祈皇上睿鉴。谨奏。朱批:览。故推断,此类笔筒的烧造应不晚于乾隆八年,且确信无疑为唐英督陶下之作。另一类即为此件之图像含义更为精进复杂,承载了河清海晏、山河一统的空间概念,有歌颂皇帝万寿无疆、江山永固之意。体现了清代皇室所追求的时间上的万世不绝、空间上的山河一统,所谓有深意存焉。

故宫博物院藏有一件清宫旧藏、原陈设于颐和园排云殿的“清乾隆 祭蓝地粉彩描金开光题诗山水人物图转颈瓶”,其颈部有金彩书的八卦卦文,并葫芦形开光内书篆文干支,转动颈部改变干支位置,组成变化无穷的万年历,与本品有着异曲同工之妙。由此可观,乾隆官窑的确十分热衷于技术层面的开发创新,追求新奇样式。

本品笔筒的烧造方式,亦极为繁复。上述所提“万年甲子”笔筒,为分体烧造,因需顾及到许随意变换天干地支,筒壁上下皆可旋转配合。器分四片接合,口沿连器内壁一片、底足一片、壁筒上下各一片圆筒形器,共四片组合。筒壁上下分别套入内壁后,再将底座与内壁底边按接榫套合,上下即可旋转自如。而本品则异然,下片八卦为主卦,固定在底足之上;而上片八卦为变卦,故只有上片可随意转动,以切合“周易“之规。且上片边沿侧面皆露素胎,故此烧造方式应为事先把底足与下片一体结合完毕之后,再套入上片,最后将笔筒口沿部分单独塑胎成型,再一体烧造完成,浑如鬼工天成。此种烧造方式,于乾隆御窑中属绝无仅有之类,复杂程度超乎想象。其每一个部件尺寸都要经过精心计算,反复烧制,器身各部分若有毫厘之差就会前功尽弃,成品率极低,故而存世稀少,为公私收藏存世仅见的两件江河一统笔筒之一。

旋转器身,将之组合为上干下干六个阳爻的干卦,是为笔筒首要主题图案。干:元,亨,利,贞。此为六十四卦的纯阳之数,排第一,表天。“干卦”亦是弘历的命理及帝号的象征。根据《清宫档案》的明确记录,乾隆帝的八字为:“辛卯 丁酉 庚午 丙子”。金、木、水、火俱全,正是此极佳的命格,使雍亲王四子弘历脱颖于康熙帝的数百个皇孙。在避暑山庄受到皇祖父康熙的青睐后,此八字更是锦上添花,甚至有传言认为康熙对孙儿弘历的喜爱,也是最终选定雍正继位的因素之一。

《滴天髓》对乾隆帝八字的原文批注:“天干庚辛丙丁,正配火炼秋金;地支子午卯酉,又配坎离震兑。支全四正,气贯八方,……。所以八方宾服,四海攸同,金马朱鸢,并隶版图之内,白狼玄兔,咸归覆帱之中,天下熙宁也。”弘历的日干庚金生在了仲秋酉月,酉月为秋天金最旺之时,此时的金具有销杀之气。《滴天髓》的上卷第七篇《天干》论庚金云:“庚金带煞,刚健为最。得水而清,得火而锐。”可谓淬炼成器。其以乾隆为年号,干为天,是阳金,正好他的命就是庚金,隆,是盛大、壮大的意思,正好金生在秋天,羊刃,是金最旺、最鼎盛的时候,故而十分符合命理。

笔筒之妙,胜在旋转变化,与帝王手指间的互动。天子指尖轻轻一推,周易六十四卦依次变化推演,每转一象均是不同含义的天地乾坤之交,可谓江山尽在指掌之中。为八纯卦之“干卦”时,卦象下为龙马负图,马于五行属火,八卦图的类象中有“干为马”之说,乾隆帝的地支正是午火;干卦上为五彩凤凰,春秋《演孔图》中有:“凤,火精”,李善注引《春秋元命苞》:“火离为凤”,吕延济注:“离,凤也”。故下方开光内的“干”卦,与上方凤凰图像象征的离卦构成新的组合,干下离上之“大有卦”。《周易》第十四卦为“大有卦”,卦文为“大有,元亨”,象曰:“火在天上,大有。君子以遏恶扬善,顺天休命”,即为昌隆通泰之意,更增笔筒主题之盛大吉祥。

轻旋筒身,随之推演出八纯卦其余众卦象。当干上震下,组成《周易》第25卦“无妄卦”,象曰:“天下雷行,物与无妄。先王以茂对时,育万物。”是为吉卦。相邻此卦象的,则是兑上艮下,《周易》第31卦“咸卦”,象曰:“山上有泽,咸。君子以虚受人。”即娶女,吉利。紫禁城咸福宫的殿内东壁悬挂的是《圣制婕妤当熊赞》,西壁悬挂《婕妤当熊图》,讲的便是冯婕妤为西汉元帝挡熊的故事,以训后宫嫔妃的德行。两吉卦相辅相成。所配合筒身图像亦极为饱满祥和,但见天上彩凤来仪,地下岩石灵龟低伏,四周灵芝珊瑚、寿山福海相呼应,一派祥瑞景象。

有趣的是,其干上坤下的第12卦“否卦”,此象曰:“天地不交,否。君子以俭德辟难,不可荣以禄。”但结合卦文上下的图像,干上为彩凤于天,此图象征干卦,开光里写的离卦卦文,又组成了第14卦,干下凤(离)上的新的“大有卦”。而下方的坤,则与山石组成第15卦“谦卦”,艮下(山)坤上。此图像与卦文构成的新组合,可谓否极泰来,且图像与卦文互相生发,更增吉祥。

又见艮上震下的“颐卦”,象曰:“山下有雷,颐。君子以慎言语,节饮食。”其初九爻辞曰:“舍尔灵龟,观我朵颐,凶。”象曰:“观我朵颐,亦不足贵也。”此意为自己储藏着大量的财宝,还要羡嫉人家的财物,必遭凶险之事。此卦文下方更是绘一灵龟,匐于海浪岩石之上,与卦文相组,富有警示之意。筒身下部出六方山石,象征六岳,屹立于波涛之间。国有六岳,天岳、东岳、南岳、西岳、北岳、中岳。天为大,天岳幕阜山为六岳之首,统管五岳。天岳为雷神居住之所,伏羲诞生之地。上古即有说法“龙马负图,伏羲画卦,山河定”。本器震卦之侧即为天岳,石象方正略高于其他五岳。此笔筒虽属文房用器之品类,却饱含政治哲学之概念。据清宫档案记载,乾隆十六年二月初八日,九江关呈贡档载中有管理九江关务恭进一对“洋彩山河一统笔筒”,其中所蕴平定天下之含义与此件转心笔筒完全一致,可能即是本件。

乾隆帝弘历为满清入关后的第四位皇帝,其治下正值清代政治、经济、文化的繁盛时期,他锐意进取,巩固皇权,加强统治,在位六十年,实际统治六十三年,为中国帝王之最,被誉为“康乾盛世”的鼎盛时期。作为治国治军卓有贡献的盛世之君,乾隆皇帝精力充沛,政务闲暇热衷于发展文化大业。他自幼接受满汉蒙藏文化熏陶,又对欧洲传教士艺术家带来的文艺复兴、巴罗克、洛可哥式艺术抱有浓厚兴趣。其兴趣广泛,学识渊博,其集大成式的怀抱古今,中西合璧式的个人美学品位主导了一朝宫廷艺术的奢华幻境。

“写真世宁擅,绘写我少年”。尚在皇子时期的少年弘历便被义大利传教士郎世宁的准确西洋透视写实画法所深深感染。即位后,举凡皇帝朝服像、马上大阅像、后妃写真像,乃至紫禁城宫殿室内设计上的通景、贴落、壁画,均由郎世宁等传教士画家担纲与如意馆中国宫廷画家合作,在平面上创造空间幻境,创制出一种“是一是二,不即不离,儒可墨可,何虑何思”的混融东方玄学禅悦与西方格物求真的独特宫廷艺术品味。

在平面艺术之外,建筑与陶瓷艺术则最集中地体现这种乾隆“巴罗克”风格。怀着对盛大、新奇的追求和对西洋技艺、美术的狂热,乾隆帝命深受巴罗克艺术影响的天主教传教士艺术家朗世宁、艾启蒙、王致诚等设计建造了洋为中用的集大成者——圆明园长春园西洋楼建筑群。西洋楼吸收了以巴罗克为主的西方园林布局和建筑风格,同时又遵照中国皇帝的旨意和宫廷礼仪典章,且施工中使用中国艺匠、建材和工艺,变为宗教服务的巴罗克为向皇权致敬的巴罗克。

在陶瓷烧造领域,珠山御窑厂的天下第一督陶官唐英,则相当于帝都之外的郎世宁。唐英与郎世宁一样,同为康、雍、乾三朝老臣,尤其在乾隆父皇雍正时期,仿古采今地创制出五十七种釉彩,使御窑厂达到前无古人的巅峰。然而年轻皇帝乾隆即位后,却认为唐英主持御窑器品质品种不及雍正时水准,多次下旨苛责。唐英奏折内亦见清高宗朱批上曾严厉责问唐英,为何乾隆五年以前所烧制瓷器远逊于雍正年间所制者。(见乾隆六年五月二十四日,唐英谨奏《遵旨敬谨办理陶务折》内朱批:不但去年,数年来所烧制者,远逊于雍正年间所烧者,且汝从未奏销。)

故唐英诚惶诚恐竭虑创新,以投新皇所好之新奇奇巧之器。洋彩器于乾隆六年之后逐有如脱胎换骨,焕然一新,乾隆六年后的瓷胎洋彩更加精致,风格趋近成熟,成为乾隆朝陶艺至臻之品。乾隆八年四月二十一日,唐英在《恭进奉发及新拟瓷器折》中提到烧造得九中新样式,在奏折中提到“夹层玲珑”、“交泰”、“旋转”等瓷胎洋彩器,则是为迎合乾隆皇帝的艺术观,煞费苦心所研发出来的新奇式样,造价昂贵。乾隆六年至八年期间,转心瓶、套瓶、转心笔筒等代表最高陶瓷科技水准的器型烧制成功。洋彩、珐琅彩呈色、彩绘技法均高度纯熟,成为“唐窑”瓷器最后的巅峰。本次保利秋拍,有幸征集到笔筒与壁瓶两件,便实为乾隆六年之后,“唐窑”绝品。

https://www.zmkm8.com/jingpin-7059.html